搜索
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

網友稱遭女主播婚戀交友詐騙 有人充值13萬

2020-01-15 08:30:38
責任編輯:亞麥

原標題:刷了13萬元禮物,沒錢后被拉黑

文/半島記者 王好 圖/受訪者提供

“主播以跟我處對象為由,騙我在她直播間刷禮物”。近日,在多個網絡投訴平臺上,數十位投訴者發帖,疑似遭到婚戀交友詐騙,俗稱“殺豬盤”,損失金額從幾百元到幾十萬元。半島記者調查發現,投訴人雖然分布在不同城市,但遭遇的“劇情”頗為類似,多是通過婚戀交友APP結識女主播,此后為滿足進一步發展或獵艷等需求,而陷入在網絡直播間不停充值刷禮物的“套路”當中。一旦當事人提出質疑或不再繼續充值,大概率會被“拉黑”。涉事平臺稱“刷禮物屬個人自主行為”,切勿相信任何私下溝通承諾。法律人士認為,婚戀交友詐騙個人維權成本過高,平臺監管懲處力度亟待加強。

“網戀”女主播充值13萬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現在都很難相信別人了。”1月13日,記者輾轉聯系到一位當事人小王。據他介紹,自己今年28歲,在武漢生活,去年8月份通過婚戀交友APP認識了一位自稱在廈門工作的單身女孩,簡單互換資料后,對方主動要求加微信進一步接觸,“開始的時候感覺她比較關心我,經常會噓寒問暖。”小王說,聊天時得知對方除了文員的工作,還在一個名為“美歲直播”的直播平臺做主播,“她說讓我去直播間看她,也可以隨便刷點禮物。”于是,為了表示自己認真交往的誠意,小王在平臺充值了幾百元,購買虛擬禮物送給對方。

而此后,女孩幾乎每天都會通過微信語音電話等方式,催促小王“刷禮物”,有時還會聲淚俱下,令小王“心軟”。“她說她還沒轉正,工資也沒有結算,前期為了做這個她自己也投進去六七萬,現在只有完成平臺規定的任務,才能拿到之前投進去的錢。到時候我的也可以還給我。”雖然小王一次次按照對方的要求充值“救急”,但“轉正”似乎遙遙無期,“反正就是各種借口,一會兒說平臺不給轉、強制加班完成更多任務,一會兒又說工作人員休假。”最終,當小王要求還錢時,對方則直接把他“拉黑”了,“微信拉黑,打電話不接發短信不回”。根據小王提供的多份充值截圖顯示,從9月2日到9月25日,他在美歲直播平臺充值超過35000元。

跟小王的遭遇類似,福州的小吳也是在相親交友APP上認識了主播,“認識幾天就跟我說閨蜜介紹了一份兼職,在美歲直播平臺做主播。說刷某一個禮物就可以出來回家自己播。”小吳告訴半島記者,他在刷完一個禮物后很快又要刷“下一個”。就這樣,小吳一次次充值,“后面因為沒錢給她刷禮物了,她直播間不讓我說話了,才發現被騙了。”小吳說,直到11月底被“拉黑”,他在對方直播間刷禮物充值約13萬元。

“光我這邊,已經聯系到有八九位受害者。”廣州的林先生從9月份到11月底,在該平臺為女主播充值27萬,事發后他通過網絡尋找到不少有相同遭遇的男士,“最高的有個北京的男士,充值了大概80萬”。

女主播事發后“照常營業”

半島記者粗略統計,從去年10月份至今,在多個網絡投訴平臺上,已經有超過30起對于美歲直播涉騙的投訴,疑似受騙者分布在湖北、福建、安徽、廣東等多地,大都稱被女主播“欺騙感情”。此外,還有投訴人反映該平臺主播涉黃。投訴人“童先生”稱,“溝通可以線下服務,需要去她直播間秒日榜”,不過在他充值2600元后,最終卻被別人反超。而另一位投訴者則直接曬出了與疑似女主播的微信聊天截圖,聊天內容中涉及誘導刷禮物進行涉黃交易。

根據部分受訪者提供的直播間ID,半島記者搜索發現,發生涉騙糾紛的主播仍然繼續在進行直播。1月10日,在其中一位女主播的直播間內,通過與其他主播連麥PK的方式,限定時間內獲送更多禮物的一方獲勝,而另一方則要接受懲罰,包括通過特效在主播臉上生成香腸嘴、顏值低等圖形文字。其間,女主播表示希望“直播間里的哥哥破個蛋(刷禮物)”,而留言區則有工作人員不斷發布“來得瀟灑走得酷,刷刷禮物顯風度”,“關注點一點,活到九十九,禮物刷一刷,幸福到永久”等評論。同時,還有工作人員在留言區曬出女主播的“新年任務”,以及需要完成的禮物清單,并留言“有心的小哥哥請支持一下。愛不用嘴說,請用行動證明”。

一位業內人士坦言,“直播軟件這里面內幕太多了。”他透露,“女主播入職后需要先統一進行培訓。培訓內容包括,如何避開法律責任,如何讓看直播的人刷禮物等等。主播與主播之間的PK,其實都是公司安排好的了,目的就是為了刺激這個真實客戶充值刷禮物。這里面還有一種手段,就是公司會安排一些托,通常會有好幾個,然后‘托’們會帶頭刷禮物,通過言語沖突制造用戶矛盾,而主播則順勢裝哭,裝生氣,讓真實客戶產生保護欲、求勝欲等情感,從而達到讓真實客戶花錢送禮物的最終目的。”

關聯公司旗下直播APP曾遭查

小王告訴半島記者,他去年9月底發現問題后就已經向平臺舉報,不過至今沒有任何進展,追回損失的希望渺茫。“平臺答復我就是直播刷禮物屬個人自主行為,讓不要輕信刷禮承諾。”小王認為,平臺對于自己的退款要求避而不談,答復明顯是在推脫責任。

對于投訴者反映的情況,美歲直播在1月11日發布的公開回復中稱,“為避免受騙,鼓勵大家線上溝通,切勿相信任何私下溝通給予的承諾,我們將加強平臺管理,嚴格執行主播入駐標準,并不斷提高直播質量。平臺的良序發展離不開大家的監督與支持,我們會對您所反饋事宜進行調查處理”。

為進一步了解調查處理情況,1月13日,半島記者通過該平臺公布的客服電話進行聯系,一位李姓工作人員表示,“沒有辦法給出正面答復。這些問題我這邊不了解,只能讓專員進行答復。”截至發稿,半島記者沒有收到對方的答復。

天眼查顯示,美歲直播的供應商深圳東城世紀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20日,法定代表人為葉琪云。值得注意的是,葉琪云同時為廈門東城世紀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大股東。而后者為一款“天香直播”軟件的權利人。2018年4月17日,文化和旅游部政府門戶網站曾發文稱,根據群眾舉報投訴情況,文化和旅游部組織對30家網絡表演平臺開展集中執法檢查。其中就包括天香直播。半島記者發現,目前通過安卓商店和蘋果APP Store均已無法搜索到該款軟件。

婚戀交友門檻低,維權難度大

“這種情況首先要判斷是男士自己出于自愿的給付,還是被誤導或欺騙,也就是行為是否屬于贈與。如果能證明對方虛構或編造事實以騙取財物為目的,我認為可以要求歸還,數額巨大甚至構成詐騙。”對于小王等當事人的遭遇,山東文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陳潔認為,關鍵是能否保留有聊天或溝通的證據。

采訪中幾乎所有受訪者都告訴半島記者,最初是通過婚戀相親交友軟件結識了主播,并進而一步步墜入“陷阱”。根據受訪者提供的線索,記者隨機下載趣約會、陌陌、伊對、珍婚等多款交友軟件,并進行注冊測試。結果均不需要進行實名認證即可順利登錄,并能夠在站內實現查看資料、發送消息、視頻聊天等操作。

值得關注的是,相對于網絡交友的低門檻,一旦出現涉騙等糾紛,當事人則要付出更高的維權成本。陳潔認為,個人應增強防騙意識,不輕信不盲從,但普通人的認識能力畢竟有限,“監管還是要從平臺入手,形成常態化執法,而且處罰應該更嚴厲,只有得不償失,平臺才不會為了利益甘冒風險。”

無獨有偶,近日有媒體報道,上海市公安局刑偵總隊牽頭成立了專案組,滬皖蘇豫陜粵五省一市公安同時行動,搗毀了一個網絡詐騙團伙,102名團伙成員已經被批準逮捕。據悉,該詐騙團伙的作案手法就是通過女主播搭識異性,并迅速與之發展成情侶關系,許多鍵盤手和女主播整天周旋于不同的男性之間,逐步引誘對方購買虛擬禮物。

事實上,為打擊網絡詐騙,根據此前召開的公安部新聞發布會上的消息,“云劍”行動延長至今年1月底。公安部刑偵局副局長孫勁峰介紹,電信網絡詐騙總體形勢仍然十分嚴峻,案件仍高發多發,特別是“殺豬盤”網絡交友誘導投資賭博類詐騙上升迅猛。下一步,公安機關將按照全國打擊治理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和“云劍”行動部署,始終保持嚴打高壓態勢,切實保障人民群眾財產安全和合法權益。

[來源:半島都市報 編輯:亞麥]
精彩美圖 更多 >>

分享到

青島話題 更多 >>

深度報道 更多 >>

大家愛看

Copyright ? 2020 信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采編許可證:37120180021 魯公網安備:37020202000005號
手機版 | 媒體資源 | 信網傳播力 | 關于信網 | 廣告服務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nba篮彩专家